當前位置: 首頁 > Gucci最新消息 > Gucci復活大師—裘裡奧•羅馬諾
Gucci 包包
Gucci包包【女】
Gucci男包包
Gucci後背包
Gucci斜背包
Gucci 皮夾
Gucci皮夾
Gucci長夾
Gucci 皮帶
2019 Gucci 新款
Gucci手錶/機械錶
Gucci圍巾/方巾/大披肩
Gucci眼鏡/太陽眼鏡
GUCCI鞋子/拖鞋
Gucci衣服/外套/洋裝
GUCCI手環/項鍊/戒指/耳環
Gucci手拿包
Gucci帽子
Gucci旅行箱/拉桿箱
Gucci手機殼
Chanel
Chanel皮夾/錢夾/錢包
Chanel耳環/耳釘
Chanel手鍊/手鐲/手環
Chanel項鏈/毛衣鍊
Chanel戒指/對戒
Chanel胸針
Chanel髮圈/髮夾/髮箍
Chanel鑰匙圈/吊件/掛件
Chanel鞋子/男鞋/女鞋
Chanel 新款
Chanel手錶/腕錶/機械錶
Chanel皮帶/腰帶
Chanel圍巾/絲巾/方巾/披肩
Chanel包包
Chanel帽子/手套
Chanel太陽眼鏡
Chanel衣服
Hermes
Hermes 新款
Hermes Kelly 凱莉包
Garden Party 花園包
Hermes Birkin 鉑金包
Hermes Lindy 琳迪包
Hermes【男】包包
Hermes皮夾/錢夾/錢包
Hermes鑰匙圈/吊件/掛件
Hermes手環/戒指/項鍊/耳環
Hermes鞋子/男鞋/女鞋
Hermes皮帶/腰帶
Hermes圍巾/絲巾/方巾/披肩
Hermes太陽眼鏡/墨鏡
Hermes愛馬仕手錶/腕錶/機械錶
Hermes衣服
Hermes其他款包
專櫃品牌
Prada
Burberry
LV
BV
Dior
VCA
MCM
Tory Burch
Bvlgari
Miu miu
Balenciaga
Givenchy
Valentino
Longchamp
Cartier
Tiffany
Fendi
D&G
Celine
Bally
Ferragamo
YSL
Coach
Chloe
Goyard
Loewe
ISSEY MIYAKE 三宅一生
MK
Ralph Lauren
Pandora潘朵拉
Frey Wille
Chrome Hearts克羅心
Armani
Alexander McQueen
★★★手錶館★★★
百達翡麗Patek Philippe手錶
積家Jaeger-LeCoultre手錶
勞力士Rolex手錶
萬國IWC手錶
江詩丹頓手錶
歐米茄Omega手錶
伯爵Piaget手錶
寶璣Breguet手錶
沛納海Panerai手錶
愛彼Audemars Piguet手錶
朗格A.Lange&Sohne手錶
寶珀Blancpain手錶
格拉蘇蒂Glashutte手錶
柏高Paul Picot手錶
名士Baume&Mercier手錶
百年靈Breitling手錶
依百克EBERHARDCo手錶
艾美Maurice Lacroix手錶
帝駝Tudor手錶
豪雅TAG Heuer手錶
浪琴 Longines
尼克松-NIXON
其它名牌【太陽眼鏡】
BMW太陽眼鏡/墨鏡
Benz賓士太陽眼鏡/墨鏡
Swarovski太陽眼鏡/墨鏡
CK 太陽眼鏡/墨鏡
Ray ban雷朋太陽眼鏡/墨鏡
Grey Ant灰螞蟻墨鏡
Roberto Cavalli墨鏡
Gentle Monster墨鏡
Porsche保時捷太陽眼鏡/墨鏡
Police太陽眼鏡/墨鏡
THOM BROWNE墨鏡
Karen Walker 墨鏡
Victoria Beckham太陽眼鏡
MontBlanc萬寶龍 太陽眼鏡/墨鏡
其它名牌【腰帶】
Zegna皮帶/腰帶
Stefano ricci 皮帶/腰帶
其它名牌【鞋子】
其它名牌【鞋子】新款
Tods鞋子/男鞋
Versace凡賽斯鞋子
Jimmy choo鞋子/女鞋
Manolo blahnik鞋子/女鞋
Roger Vivier鞋子/女鞋
Mcqueen鞋子
★★★明星同款★★★
明星同款 服飾
明星同款手環/項鍊/戒指
明星同款 鞋子/男鞋/女鞋
明星同款太陽眼鏡
明星同款圍巾
Gucci之家
Berluti
其他款衣服
Tod,S
2016之前款式

瀏覽歷史

Gucci復活大師—裘裡奧•羅馬諾<Gucci之家>


Gucci熙兒

Gucci新聞導讀:撰文:瑞貝卡•米德(Rebecca Mead)翻譯:布爾喬魚《東方歷史評價》微信公號:ohistory幾年前,從1920年代弗洛倫薩一家小皮貨經銷商起家的 Gucci,將設計總部搬到了位於羅馬的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阿博裡尼-齊齊亞波茨宮殿中,占據...

 

Gucci拆正品誠意訂製少量現貨供應!

撰文:瑞貝卡•米德(Rebecca Mead)

翻譯:布爾喬魚

《東方歷史評價》微信公號:ohistory

幾年前,從1920年代弗洛倫薩一家小皮貨經銷商起家的 Gucci,將設計總部搬到了位於羅馬的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阿博裡尼-齊齊亞波茨宮殿中,占據了整整一棟大樓。這座宮殿完工於1520年左右,設計靈感源自拉斐爾。尤令很多藝術史學家深以為然的,是其基於幾何學原理的優美外觀。這棟建築的其他優點則歸功於拉斐爾的首席助手——裘裡奧•羅馬諾(Giulio Romano)。在開創矯飾主義風格前,羅馬諾曾在拉斐爾的工作室歷練多年。

從前這座宮殿的禮拜堂——一間燈火通明、屋頂四簷由新修復的壁畫組成的內室——現如今已是 Gucci創意總監的辦公室。自2015年1月後,這間辦公室就被一位43歲的、已經為 Gucci工作了14年的羅馬本地人——亞歷山德羅•米歇爾所據。升任創意總監之前,他一直是 Gucci公司的二把手,負責 Gucci奢侈品配件的監管。

米歇爾接手這個禮拜堂辦公室以後,將擱置在此的溜光的現代主義風格長沙發挪走,換上了令人刮目的私藏古董。金色絲絨綢緞的帝王椅下面鋪著一張東方織毯。他還特意購置了一張19世紀才有的巨大雙人桌,可以同時供兩個人面對面工作。四月,我去他的辦公室拜訪時,桌面上已經堆滿了漂亮的古物件,從羅馬風格的鍍金花環到1920年代版的英譯本《十日談》,內裡還配有新近的木版藝術插畫。(米歇爾靠閱讀這本書提高英文。)這張桌子是米歇爾在佛羅倫薩一家經常光顧的古董店裡買的。“第一眼看到這張桌子時我就愛上它了,但是那個時候沒地方放,”他告訴我。“有了這間辦公室後,我立刻打電話給店主說,‘現在我有地方了’。”

米歇爾的前任,弗裡達•賈妮妮(Frida Giannini),曾任職 Gucci創意總監達八年之久。在任期間,她和 Gucci的C.E.O.帕特裡奇奧•迪馬克(Patrizio di Marco)相戀。並育有一子。任期快結束時,時尚評價員們逐漸厭倦了她設計的服飾。很多她採用的拼接主題都是 Gucci九十年代就已經用過的。那時美籍設計師湯姆•福德(Tom Ford),曾使 Gucci散發出驚人的魅力。銷量逐趨下降後的2014年冬季,賈妮妮和迪馬克雙雙被解雇。

米歇爾,多年來一直艱辛地扮演著裘裡奧•羅瑪諾的角色——一面將他的創新點子貢獻給他人,另一方面又悄悄地學著如何讓公司運轉——最後終於泰然自若地坐上了拉斐爾的位置。一個星期內,他視察了所有的男裝新款系列,它們的浮誇設計正是對賈妮妮小資階級奢侈男裝風格(色彩柔和的毛衫和沉穩的羊絨大衣)的驚人逆轉。米歇爾設計的衣服可能會得到早期阿博裡尼廣場民眾的喜愛:脖頸上系著貓臉蝴蝶結的粉色寬鬆襯衫;貂皮襯裡的拖鞋搭配著馬嚼扣。米歇爾採用男女模特(model同台的方式展示這一系列的男裝,賦予了這場T台秀現代派的氣息。2015年1月21日,這場時裝秀過後兩天,米歇爾就被正式提拔為創意總監。

2月,他又策劃了人生中第一場女裝秀。這次,他挑了一群面部蒼白、毫無血色的模特(model——有些模特(model的裝扮頗為搞笑,大多數則戴著一副書呆子似的眼鏡。這個設計,像米歇爾的古董收藏一樣,透露著(時尚)評議員似的貪婪眼光。有位模特(model身穿一件碎花長袍,腳穿一雙毛皮拖鞋——渾身散發著三十多歲的社交新秀和五十多歲的家庭主婦著裝風格的混搭氣質。(另一位則是)一件褶邊領口的透明桃紅色襯衫,大膽地搭配了一件猩紅色皮裙。米歇爾為大家奉上了一場令人驚嘆的高級復古混搭風。這些服飾盡管都是他本人設計的,但看起來,卻像是從幾個世紀以來替羅馬公主們保管最奢侈的廢棄物的舊貨店裡精挑細選出來的。

從最開始,人們就對這次秀展滿懷期待,或者更保守點說,滿心好奇。瓦妮莎•弗裡德曼(Vanessa Friedman),《時代評價》(Times critic)的評價員寫道:“這並非時尚秀,而是服裝秀;是一件件帶著懷舊感,可以從衣櫥裡直接拽出來,也很好隨意地塞回去的衣服的遊行。”不過,幾個月後,時尚界就已經完全接受了米歇爾的混搭和復古情愁。2015年任何季節,當 Gucci的時裝巡展現身紐約時,尼古拉•菲爾普斯(Nicole Phelps)對《Vogue》雜誌說道:“我們都想幹掉一件,或者說得更直白點,我們都很想親自穿上。”,兼任“川久保玲”和丹佛街市場零售高級時裝連鎖店總監的艾德裡安•約菲(Adrian Joffe)告訴我:“整場時裝秀透露出的精神就是一場徹底的革命,深層的改變。”很多設計師每一季都會展出一系列新品,這就暗示上一季的衣服已徹底過時。但米歇爾很輕鬆地就能讓他設計的樣板一季一季適用。“亞歷山德羅在講一個故事,”約菲說道。

米歇爾設計的衣服都很漂亮,但又不會過分性感。盡管它們充滿青春的神韻,米歇爾卻更偏愛長袖、高領、及蓋過膝蓋的長裙,這樣會討年長女子的喜愛。迄今為止展現的十二個系列中,米歇爾設計的衣服沒有哪一件是單件限量簽名版,也未刻意指代某個特定歷史時期獨有。相反,他設計的服飾都反映出了他對服裝本身的廣泛研究,尤其是幾個世紀以來在飾品和裝飾物方面的利用上。與以往拿電影和照片中的服飾作參考——大多數當代設計師們的靈感來源——不同的是,米歇爾的服飾設計靈感都源於他幾十年來從跳蚤市場、博物館和歐洲各個城市的檔案館中搜集到的材料所得。但凡參觀過倫敦的維多利亞&阿爾伯特博物館的18世紀畫廊的人,絕對都會在一件大型展品面前佇足——一件有著280年歷史的黃緞布背心,上面繡滿了盛放的鮮花和羽毛卷軸——真想知道米歇爾曾對著他凝視了多久,又作了多少筆記。

米歇爾的設計方法有趣又燒腦。他喜歡每次為他的時裝秀開發表會,並暗指這是一種後現代哲學;這點頗受他的搭檔——善作批評理論的教授喬萬尼•阿蒂利(Giovanni Attili)的影響。近期的男裝系列的便簽上還引用了吉爾斯•德勒茲(Gilles Delueze)的“聚合”(assemblage)理論,提出米歇爾的服飾“是暫時在別處出現過的碎片的聚合,表面混亂、糾結又出人意料。”

盡管米歇爾會忘情於“暫時在別處”,但他設計的服飾卻與當今的文化主題緊緊契合。作為演員和模特(model,哈裡•納福(Hari Nef),是名變性人,曾出現在2017年的秋季男裝秀中。她告訴我:“穿一件知更鳥蛋似的藍襯衫再在胸前配一根羅緞帶作裝飾,並不會產生內在的顛覆性效果,但是你讓一個瘦得皮包骨頭的毛頭小夥穿上,那種感覺就是災難性的,顯得特別劣質。”她還說:“亞歷山德羅會把一件無法估價而你也不想還價的衣服置於一個令人十分激動的情境中。當你穿上一件喜愛的外套回家的時候,你媽媽會想穿,你奶奶也會想穿——但其實展現那件衣服的是位男模特(model,或者衣服的背上繡的是一條碩大的綠蛇,襯裡卻是血紅色的。看起來讓人很不舒服,像是件奇裝異服,但衣服真的很漂亮。”

我到羅馬時,米歇爾正在準備今年春末即將在倫敦舉辦的時裝巡展。在他辦公桌上部的壁龕內懸掛著的,是為他提供本次時裝系列靈感的來源之一:一幅17世紀早期的英國繪畫。畫中一名性別模糊的青年,穿著飛邊領的番茄紅夾克,並以金色的綁帶和紐扣做配件。這位青年的臉部十分逼真,但是體型稍有些僵硬,手肘尷尬地繃著。畫中人手裡拿著的禱告書看起來特別像iPhone。

“這個男青年看起來特別像女孩。事實上,在年紀變得更大之前,你也會把自己打扮得完全像個女孩。”米歇爾說道。米歇爾也把自己折騰得很與眾不同——濃密的黑色長發,厚厚的胡子,就像達芬奇畫中的基督,嘴唇十分勾引人。他的英文說得很棒,詞匯豐富,談話時讓人感覺到一種特別的氣質——因閱讀了大量19世紀英譯的14世紀的意大利語文學作品,而攫取到了語言的精華。對於這幅油畫,他說道:“他的臉部,線條很柔美,更真實——像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油畫,但是體態姿勢依然十分北歐——很單調。相對於很多意大利油畫來說,我更喜歡這一幅,因為它比你想象的更虛幻。它是不真實的。身體薄得像一張紙片。”

 

 Gucci復活大師<Gucci之家>

 

米歇爾是英式風格的鑒賞家,近期 Gucci將在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舉辦T台時裝秀。“威斯敏斯特教堂是愛英國文化中我最愛的部分。”米歇爾說道。——保羅•佩裡格林/馬格南攝,2017年6月

米歇爾求學時的專業是人物肖像藝術。“這幅油畫像是用拍立得拍出來的,”他說。“這是十分流行的個性展示方式。”論及畫中青年的服飾,他說,英國現在依然流行這樣的剪裁風格。“這件裙子是純紅色的。換作拉斐爾或提香,如果人物身上用了綠松石色,就會再用點黃色來平衡。但是在倫敦,你會發現有種老太太從頭到腳都會穿紅色。她並不在意。如果喜歡寶石綠,她就會從頭到腳都穿寶石綠色。”(若去阿斯科特的皇家圍場那走上一圈,會發現他的說法是對的。)“這種事絕不會發生在歐洲的另一端。我們更會執著於:‘如果你有雙紅鞋,那麼就得配件駝色上衣’。”

壁龕上的那幅油畫是件復制品。原畫,米歇爾很多年前就已買下,掛在他倫敦的臥室裡。他對用繪畫展現權力的方式十分感興趣,尤其是都鐸王朝時期的繪畫。“那是一個極度殘暴、沉悶和危機四伏的年代。”他說“但他們看起來對所把持的政權信心十足。相對於意大利人民,他們少了些優雅,也少了些溫情。”

早在青少年時代,米歇爾就對英國人張揚自我的方式很著迷。成長於1980年代羅馬郊區蒙特薩羅的他,那時就開始讀英國雜誌,喜歡上了倫敦的後朋克、新浪漫主義街頭風格。十幾歲時,他已經開始穿瘦腿牛仔褲和尖頭鞋,還把頭發剪短,漂成莫霍克人式的金發。“第一次去倫敦時,我大概十八九歲,那時即已完全愛上了這座城市,”他說“我被倫敦街頭男男女女的穿著打扮嚇死了。”他在肯頓洛克的市場上轉悠。那兒古董商販聚集,也有獨立時尚設計師賣衣服的小攤。他在 Gucci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倫敦設計部,從2002年到2006年,他一直住在那。他對風格各異的英國人印象十分深刻。“英女王是世界上最古怪的人之一,”他對我說。“她也很能啟發靈感。顯然,她喜歡鮮艷的顏色。”

米歇爾將對英式風格的研究融進了這次時裝展系列的好幾個單元。4月,大部分的設計已經完成,我有幸和他一起察看了他的團隊製作的樣衣。米歇爾現在是前同事們的老板,他們愉快地按照新的室內美學來布置一切。我們進入了工作室,這裡位於米歇爾禮拜堂辦公室的樓上。他稱讚 Gucci皮草成衣設計師卡緹婭•米妮緹(Katia Minniti)的鮮紅色襪子很漂亮。襪子皺褶著堆在卡緹婭的腳踝上,配上一雙金色的高跟涼拖。卡緹婭的上身穿著一件粉色圖樣布的褶皺短裙,搭配藍色襯衫。米歇爾穿著牛仔褲和白T恤,外面套一件灰藍色機車夾克;夾克的內襯印著多色漩渦圖案,並有他的昵稱的刺繡——拉羅。

墻上那塊用圖釘釘住的板上貼滿了幾十種動物、昆蟲和鳥類組成的刺繡貼布。米歇爾把這些獸群稱為 Gucci園林,因為大多數都是 Gucci的傳統圖案,比如19世紀就已在英國斯塔福德郡出產的亮片老虎,及一對西班牙長耳犬的陶瓷實體雕像。那兩條狗是米歇爾引入到 Gucci園林中的。(米歇爾收藏了大量的雕塑制品。)一張超大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個大盒子,盒子裡裝滿了各種緞帶、紐扣、蕾絲條和其他的裝飾角料。

模特(model們都穿上了新裙子。其中一件用淺黃褐色配寶石藍色絲線織成的圖案繁復的華麗晚禮服,卻戲劇性地設計成凹型領口和高衣領。它會讓人同時聯想起英國王權和伊麗莎白一世。另一件半透明的高領粉色長袖雪紡裙端莊嫻雅,又給人大膽堅毅的感覺。“優美絕倫!”米歇爾過去調整好衣領,並把黑色貼花布片繞在脖子上,固定好位置後大聲讚道。這時,他看起來像是一個患了偏執強迫癥的服裝經銷商。

“這一系列中有個維多利亞時代單元,”米歇爾解釋道。粉色是他最愛的顏色之一,他經常會逛逛倫敦古董店以喚起有關粉色的靈感。一件極具維多利亞時代設計感的乳白色的長裙,單把袖子拿出來就可以讓女裁縫師作為工作名片使用。我數了一下,一共採用了六種縫紉技術——包括縮褶、打褶和打花結——這還只是從疏松的肩部到網狀物裝飾的腕部的縫制。

 

 Gucci復活大師<Gucci之家>

 

米歇爾設計的 Gucci時裝提供了具有高級復古感氣質的混搭風格。——保羅•佩裡格林/馬格南攝,2017年6月

把手機音樂調成“史密斯組合”(the Smiths)後,米歇爾從椅子上站起來讓衣服看起來更精緻完美:他把一件連衣脖子處的黑色天鵝絨蝴蝶結剪下來移到鎖骨下面幾寸的位置。檢查完了一件黑金色搭配的連身裙後,他找了點黑天鵝絨和硬質薄紗,即興做成了一套帽子和袖子,刻意營造出了一種雕塑感。有時候他會掏出手機對準某個細節咔張照片。米歇爾在照片分享平台(Instagram)上有七萬五千多名粉絲,而且他的帳號(Account)僅限於圈內人知道。一張關於他自己腳部的特寫鏡頭是一雙帶銀蛇扣的黑色的瑪麗•簡斯(Mary Janes)鞋,配上一只有白化病的孔雀、巴洛克時期的雕塑和17世紀的油畫。(12月,“時尚達人” Fashionista網站發帖:“為什麼Instagram上不是所有人都關心了亞歷山德羅?”)

工作室裡,米歇爾更傾向於集體合作而非獨斷專行。檢查完連身裙之後,他和女裝成衣系列設計師戴維德•勒內(Davide Renne)從滿架的布料中挑了幾件偏中國風的、暈染上夢幻般的格子圖案的布料(為已經完成的設計挑選一些搭配的輔料)。米歇爾喜歡在淡綠的底色上印大象、猴子和鳥類圖案的布料。另外一塊布料上印染著傑克聯盟裡的鸚鵡的黑色陰影,那些圖案像是用作“羅夏測試”的墨點(羅夏測驗是讓人解釋墨點的圖形以據此判斷性格)。“這是為女王挑選的,”米歇爾微笑著說。

如果時機恰切,女王說不定會注意到米歇爾的漫遊系列服飾。 Gucci已經保證這次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開時裝發表會的具體位置,不會定在自1066年開始就為歷代英王加冕的位置。這是這座大教堂第一次舉行時裝秀。 Gucci會占據整個回廊,而非僅僅在莊嚴肅穆的哥特堂的中殿搭個T台展示一番了事。2月份,這條消息一發出去,立刻占據了英國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

“我一直希望能在倫敦找個意義重大的地方,”中飯時,米歇爾對我說。中飯是在阿博裡尼廣場一家生意最強爆的餐館吃的。這家餐館的老板卡緹婭•米緹妮就是那位 Gucci設計師。(我們剛點好單,卡緹婭就從廚房裡出來了,依然穿著紅襪配金色高跟鞋。米歇爾推薦了一款羅馬風味的卡齊奧胡椒味意大利面,並點了豆腐配蔬菜)。米歇爾還告訴我曾經考慮過在南安普頓大街的一棟維多利亞時代的建築裡舉辦這場秀。這裡曾是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的所在地。九十年代,這裡曾經風靡一時,不少英國重要的設計師都曾來這裡取經。“我曾設想如果 Gucci這樣的品牌能在亞歷山大•麥昆(Alexander McQueen),或者或約翰•加裡亞諾(john Galliano),求學之處舉辦時裝發表會該是多麼了不起的事情。這裡似乎還飄蕩著他們的藝術靈感”,他說。“但是當我知道能有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開發表會的機會以後,我承認‘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是英國文化中最令我迷戀之處。’”

真沒想到能得到教堂的管理部的允可,他說,盡管他向他們保證時裝展上展出的衣服不會太過暴露。(就目前而言,這都不成問題:盡管米歇爾很喜歡半透明的織品,但所設計的衣服需要裸露身體的部分並不多)。“英國歷史上的每件事都是在這座教堂裡發生的,”米歇爾繼續說道。“我喜愛教堂,而且愛哥特式的,也喜歡這種美學,所以能在這裡開時裝展簡直像做夢一樣。一位和我一起工作的女孩問我,“有可能的話你也想在白金漢宮開吧?”我說“不,我更喜歡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孩提時,米歇爾經常被熱愛悠久歷史藝術的父親帶去參觀羅馬教堂,順帶去參觀畫展和博物館。米希爾不信教,但參觀敬拜之所的習慣卻是秉承下來了。“你能感受到那些在裡面呈現自己,或表達欲望的人們的能量,”他說。在羅馬,他最喜歡去的地方之一就是聖克萊門特大教堂,這座12世紀的馬賽克鑲嵌式的拜占庭風格教堂,是在一座4世紀古羅馬密特拉神廟基礎上建立而成的。這種歷史堆疊偶然刺激了某種美學的產生,讓米歇爾喜歡上了優雅地連綴的設計方式。“了解不同的文化如何轉化成宗教是很美妙的事”,他說道。“另外,我也很喜歡巴特農神廟——在這座巨大的、瘋狂的城市中央,一座供奉所有神的神廟。”巴特農神廟的圓形屋頂,頂端指向天空,就像偉大的母親”,他說“它擁抱著你,用體內的光。這就是上帝令你感受到的靈。有時候身在其中,你會感動到想哭。”

 

 Gucci復活大師<Gucci之家>

新款!Gucci漂釀極了拿上真是愛不釋手!

↑點擊↑!每日送現金!< Gucci之家>

 

 

米歇爾設計的衣服都很漂亮,但又不會過於性感。他對長袖、高領和過膝長裙情有獨衷。——保羅•佩裡格林/馬格南攝,2017年6月

米歇爾的父親是阿裡塔利亞的一位技師,但是他興趣十分廣泛:他製作雕塑、寫作,並親近自然。這點遺傳了米歇爾的祖母。在亞圭拉,祖母的身份是一名服務於所在社區的智慧女子。“我父親是名薩滿,”米歇爾對我說。“他告訴我時間是不存在的。他從來不用鐘表。也不知道我的生日是哪天。他會說‘你是整年生的——那年整年很熱,大概是70年代初。’他告訴我如果你試著不再有時間的概念,你將會獲得永生。我對他說,‘怎麼可能?我還要跟很多人約時間會面。’但是他經常遲到,因為他從來不在乎約定。所以我想,他早就跟死亡做好了約定。”米歇爾的父親是十年前去世的,米歇爾回憶道:“他告訴我,‘你我都很幸運,因為我們共同度過了很多美麗的季節,這些美麗的季節太多,以至於我都不記得到底有多少個了。’”

米歇爾的母親也過世了,在世時溫文爾雅。她是一位電影制片人的助理,她對時尚的感覺全都來自好萊塢。“她有一頭漂亮的金發,”他說。“不過是假發——因為她是意大利人。”他接著說。“我想我完全是他們二人的混合。我迷戀時尚,像我母親一樣;我也迷戀藝術,這點像我父親。我的體內每天都會傳來一個聲音,自然和美是生命的靈魂,和意義。我也愛好萊塢和電影院。”2月份,在傑瑞德•勒托(Jared Leto)的邀請下,米歇爾參加了“奧斯卡頒獎典禮”,勒托是 Gucci“罪愛”系列香水的品牌大使。

幾個月後,在紐約暴風雨過後的一個悶熱潮濕的夜晚,米歇爾被授予美國時尚界的奧斯卡獎的“美國時尚設計師委員會獎”(the 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 Awards)。頒獎典禮在西三十四街的漢默斯坦宴會廳舉行。人行道上早就一路鋪上了紅地毯,當雞尾酒時間段中,時尚設計師和社會名流們排隊等著輪到他們一起扯著嗓子喊牌照。哈裡•內夫(Hari Nef)穿著一件薄荷綠的薄紗長裙,這件長裙的胸口拼綴著閃閃發光的豹紋貼花。吉婭•科波拉(Gia Coppola),另一位 Gucci愛好者,身穿一件黑漁網裝飾的長款連身裙,漁網上綴滿紅色和粉色的亮片。勒納•鄧納姆(Lena Dunham)和米歇爾抱了抱,順便恭維了米歇爾的古龍香水。盡管是一款頗有歷史的香型:1828年由一位佛羅倫薩的藥材商桑塔•馬利亞•諾維拉(Santa Maria Novella)調制而成的。

安娜•溫圖爾(Anna Wintour),《Vogue》雜誌的主編,一身 Gucci裝扮:一件無袖的乳白色圓罩衫,質感光滑的硬緞上繡著一些鳥和花。她給米歇爾頒發了這項國際大獎,稱他“讓我們做著更自由的夢。”米歇爾走上舞台,微微頷首。“我很緊張,”他說,邊用戴滿了復古戒指的手指抓住獎座。“我從未想過自己會因為所熱愛的工作及創造力而被授獎。”他的謙遜態度正好與所穿的高級奢華的灰粉色絲質燕尾服成反比。這件衣服讓他看起來像是去加入“地獄天使”的花花公子。這件夾克的後面,是一條珍珠裝飾的盤繞成圈的蛇的圖案。

青年時期,米歇爾第一次對時尚產生興趣源於戲劇服裝。高中畢業後,他考上了羅馬時裝學院。“我覺得自己工作起來依然是個時裝設計師,”他說。“我想將人物的靈魂放入服裝裡——基於角色理解的基礎上。”盡管畢業後,他先去了意大利勃羅格納的一家針織品公司工作。隨後他就職於芬迪(Fendi),在這裡他遇到了為芬迪設計手提包的弗裡達•賈妮妮。2002年,賈妮妮受聘於 Gucci。她把公司的設計辦公室搬到了倫敦,並帶上了米歇爾。

自古奇奧• Gucci在弗羅倫薩創立 Gucci品牌的八十多年來, Gucci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1920年代,古奇奧在倫敦薩伏伊酒店任職,他從酒店拿了一行李箱賓客曾使用過的各式各樣的東西出售。薩拉•G•弗登(Sara G. Forden)也曾在《 Gucci之家》(2000)中提及,20世紀30年代中期,墨索裡尼入侵埃塞俄比亞,為了制裁意大利,國際上集體抵制意大利產業;面臨皮料短缺的窘境的 Gucci,不得不著手創新;在包的製作材料上,公司開始大量消減皮質材料的使用,並開始研發帶品牌標識的菱形圖樣,設計時將一些合成材料如棕櫚樹葉和柳條融入其中。這個創舉立刻得到大量追捧,1938年 Gucci在羅馬的維婭康多蒂大街開了一家奢侈品專賣店。五十年代,當在紐約增設第一家門店時, Gucci就成了彰顯王室和社會名流身份的品牌,包括伊麗莎白二世、格蕾絲•凱莉,以及後來的傑奎琳•肯尼迪•歐納西斯都鐘情於 Gucci。

 

 Gucci復活大師<Gucci之家>

 

米歇爾設計的衣服的靈感都來自於他幾十年來對跳蚤市場、博物館和歐洲各大城市的檔案館的探索。——保羅•佩裡格林/馬格南攝,2017年6月

但是到了八十年代, Gucci銷量開始下滑,已經離進駐免稅店不遠。( Gucci的馬嚼型樂福鞋已經成了華盛頓譯員的標配。)為了復興這個品牌,時任公司主席的毛裡奇奧• Gucci(Maurizio Gucci),將伯格多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的高級經理多恩•梅洛( Dawn Mello)招入麾下。1990年,梅洛聘用了在佩裡•愛麗絲(Perry Ellis)頗有名氣的設計師湯姆•福德,為 Gucci設計了第一套女裝成衣。當梅洛離開 Gucci回到伯格多夫•古德曼時,四年後,作為首席設計師的湯姆•福德升任為 Gucci的創意總監。

福德令 Gucci發生了徹底的轉變,他著重設計緊身、斜裁式的外套,內搭主推黑色或白色的運動衫,特色鮮明的凹型領口,臀部印著圖樣,腰部系著紐扣。他的設計喚起了“迪斯科時代”聲名狼藉的“54號俱樂部”的創作靈感。成長在新墨西哥的福德,畢業於紐約大學和帕森斯設計學院,用獨特的美國方式詮釋著對歐式優雅的眷戀。1996年,他對《時代雜誌》說:“在美國,太過時尚就是俗氣。太時尚了會被看不起。”

福德的招牌性感設計已經產生了廣泛效應。二十年前,如果你穿著一條窄窄的低腰褲,搭配一雙長及小腿肚處的閃閃發亮的絲襪,那就是湯姆•福德的設計帶給你的福利。米歇爾有種與眾不同的敏感,但是他很佩服福德之於剪裁的魔性顛覆。“我感覺自己和湯姆很像,”米歇爾告訴我。“他並沒有另一個法耶•達納韋(Faye Dunaway),或另一個勞倫•哈頓(Lauren Hutton),或另一個比安卡•賈格爾(Bianca Jagger),但是他想營造他們依然在我們身邊的幻覺。那段時間,他一直在嘗試一種任何人身上都沒有的范兒。”

福德任職 Gucci期間, Gucci銷量猛增,搖身一變為極其強勁的品牌。1999年,該公司被法國的“巴黎一整年”集團公司收購。2001年9月奢侈品銷售開始下滑,而自2001年初,福德就曾有意無意地偶爾失聯。(《時代》雜誌評價“牽涉到某著名品牌的蠢事”、“中間有很多料。”)很快,福德和 Gucci的C.E.O多米尼格•德•索樂(Domenico De Sole)就與上層集團有了嫌隙,二人雙雙離開了 Gucci。 Gucci的職位被三位設計師分替,這其中包括賈妮妮;兩年後,她被任命為唯一的創造總監,米歇爾則是她的左右手。“我設計了很多大號的漂亮包包,”談起這段時間,米歇爾說道。“毫不誇張地說我是一個優質買手,因為我喜歡買東西。”但是這項工作並不能彰顯自我。“我不能太有創造力——而是更具管理能力,”他說。“我的工作或多或少要從別人那借鑒一些創意。我並不自由。我只發揮了十分之一的創造力。”

賈妮妮被解雇之後,時尚界流傳著有關她的繼任者的流言,包括曾使Givenchy恢復活力的瑞卡多•第奇(Riccardo Tisci),和任職耶夫聖羅蘭的赫迪•斯裡曼(Hedi Slimane)。有段時間,有人提出讓湯姆•福德回歸,然而他已經開創了自己的品牌,並開始拍攝電影。後來有人建議任職 Gucci新任主席和C.E.O.的馬科•畢紮瑞(Marco Bizzarri)應該與米歇爾談談,畢竟米歇爾在公司待了那麼多年,可能更清楚應該招聘誰。“真的很意外,”今年一整年在倫敦時,畢紮瑞告訴我“有人提議找他過來。他們說‘他這人不錯。’”他倆見面後,聊了好幾個小時。“我從未想過要聘任他為總監,”畢紮瑞回憶道。“但是當我聽完他的見解時,我突然意識到,他就是‘ Gucci’!他為這個品牌奮鬥了很多年,也了解 Gucci的過去。沒人能比他更‘ Gucci’了!”

 

 Gucci復活大師<Gucci之家>

 

在威斯敏寺特大教堂的那次時裝秀場,模特(model們從宗教改革之前逝去的僧侶們的平置的墓碑前穿過。在類似的古裝劇情景中,米歇爾的呈現更令人親近,而非怪異。——保羅•佩裡格林/馬格南攝,2017年6月

米歇爾設計的成衣系列更彰顯了他對 Gucci的歷史了然指掌。精緻的草綠色蕾絲長裙,內凹領口用褶邊裝飾,棱紋的束腰帶則用採用 Gucci標誌性的紅綠條紋。腰帶扣和包包上也都印有 Gucci家的雙G圖案,及米歇爾與一位被譽為“ Gucci靈魂”的塗鴉藝術家特雷弗•安德魯(Trevor Andrew)合作設計的圖案。英國區《Vogue》雜誌的大主編亞歷山大•舒爾曼(Alexandra Shulman),對我說:“當看到女裝成衣系列時,說心裡話,我感覺有些太過復古。也沒有多少配件——我無法理解這怎麼會是 Gucci。但是他對這種核心理念的詮釋,而且僅用了這麼短的時間,令我們感受到,這就是 Gucci,相當了不起。”自從米歇爾上任後, Gucci的效益大增:2015年第四季度的銷售額比2014年第四季度漲了13%。去年整年,畢紮瑞宣布,要一反銷售慣例—— Gucci將不會降價。這就意味著顧客在當季買的 Gucci服飾能在黑色星期五到來時依然能保值。開雲集團(現在是 Gucci的母公司)的C.E.O.弗朗索瓦•亨利•皮諾(François-Henri Pinault),告訴我:“當物色一位設計師時,你需要對方完全了解,並深愛這個品牌。當意識到這位設計師是在謀劃自己的人生,而非要發揮創造力為這個品牌謀求什麼,而且只是因為他的個性如此時——這太罕見了。”

為探討 Gucci的未來,畢紮瑞特意來到米歇爾的住處登門拜訪,那時米歇爾正和喬萬尼•阿蒂利合住。二人住在一棟建築頂樓的極具魔幻性的展覽室裡,站在這能俯瞰到阿博裡尼廣場附近的美景。住處的前門正對著鑲嵌木板的閱覽室的小門,它特別像文藝復興時期的工作室。客廳的地板是用魚脊形圖案的瓷磚鋪就的;大理石壁爐的壁爐架上放置著各種鳥類標本、鍍金時鐘、精緻絢麗的瓷質燭台,以及米歇爾從古董店裡搜刮來的各種商品。窗簾後面的墻上也掛滿各種各樣的物件:一對塑料的巴洛克風格天使,裝裱好的鹿角等。窗戶下面放著一只古印度式的搖籃——米歇爾的兩只哈巴狗正好可以睡在上面當搖籃。狹小的就餐室裡,一張農場用的桌子擱置在一面19世紀早期製造的超大的鍍金鏡子面前;我來到這間公寓時,米歇爾告訴我這面鏡子是從(專門出售或交換博物館藏品的)帕姆費力宮(Palazzo Pamphili)裡弄來。鏡子是為教皇依諾增爵十世(Pope Innocent X)的寢宮打造的,隱藏在鑲著框的門後面。這扇碩大的嵌入式櫥櫃的門——特別像孩子們想逃離納尼亞、而非爬進納尼亞世界的入口。

米歇爾有兩個侄子,他們對米歇爾公寓裡的很多東西都感到害怕——比如梳妝台上面擺放的動物頭骨——盡管它們美得令人窒息。“如果你對藝術多作些思考,會發現藝術就是要給人帶來不適感。”他說。“當你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你渴望碰觸那些令你感到不舒服的東西。我有個1700年代的卷發器,你可以把它放在火苗上烤,也很好旅行時隨身攜帶。它特別像個施虐用的道具。但是我的侄子們來我公寓中時,會叫嚷,‘求你了,能讓我們看看你是怎麼用它燙卷發的嗎?’”這就是在探索未知事物——尤其是會讓你感到好奇卻又不舒服的事物——這就是人類(的天性)。

6月2日是伊麗莎白二世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加冕63周年的紀念日。那天,中午時分,教堂西北角塔樓裡的大鐘為紀念這一天響了半個小時。鐘聲不斷在教堂的回廊中回響,鐘樓下面,幾百名 Gucci員工和雇來的幫手都在為三點鐘即將開始的時裝秀忙得焦頭爛額。那天出奇的冷,鉛灰色的天空朦朦朧朧地籠罩在蔥鬱的草地上,草地四圍是四道哥特式回廊,模特(model們就從這裡接受大家的註目禮。

賓客們將入座在兩排長凳上:不能讓時尚評價員們坐在一代又一代的修道士們坐過的冰冷的石頭上。每個座位上都鋪著不同花色的綠寶石色天鵝絨坐墊,坐墊上分別繡著蛇、猴子或 Gucci花園裡的蜜蜂。

為了保暖,米歇爾身上裹著一件釘滿鉚釘,繡著貓臉的灰白色機車夾克。夾克裡套著一件鮮綠色的連帽衫。“看看我的漂亮化妝間,”他一邊笑著,一邊帶著我進了教堂的牧師會禮堂。這個巨大的八邊形房間裡,鑲嵌著大片的彩色玻璃窗,墻上是壁畫還是中世紀繪制的,精美的中央圓柱支撐著拱形天花板,是13世紀時亨利三世命人建造的,被公認為英國哥特式教堂的最佳范例。

 

 Gucci復活大師<Gucci之家>

 

2017“ Gucci環球時裝”展上,一名模特(model穿著一件繡著水晶蛇的黑色薄紗長裙。盡管有人會嘲笑妖艷,但這場時裝秀還是備受喜愛。很多套裝就像是溫德卡默(Wunderkammer)古董櫥櫃裡的那些東西一樣,都因其不落俗套而備受讚嘆。——保羅•佩裡格林/馬格南攝,2017年6月

“威斯敏斯特教堂是我這輩子去過的最漂亮的地方了,”米歇爾說道。“就像巴黎聖母院,可能比巴黎聖母院還好,因為它形狀獨特。像只動物,又像株植物。”布道堂的另一項榮耀之物是中世紀時鋪就的鑲玻璃瓷磚——已經用地毯覆蓋住了。下午準備展出的物品掛在十幾個架子上,滿滿當當。米歇爾走到貨架中間,駐足在一件印度絲綢質感的色彩艷麗的裙子旁審視了一遍。他抬頭瞥了一眼彩色玻璃窗,上面鑲嵌著英國國王和王後的畫像。“看,伊麗莎白一世,太了不起了——看她的衣領——脖子那一圈,”他說。“太漂亮了。”還有指揮後台流動的喬萬尼•阿蒂利,他以一種超然的人類學家的興趣看著他的搭檔的工作,隨後又對我說“亞歷山德羅的專業領域跟我不一樣。在這種差異中,我找到了營養的源泉。不僅是他的豐富又極具感染性的想象力,還有他那言之灼灼的參考意見,於我都有很大的啟發性。”不和米歇爾一道工作的時候,阿蒂利會在加拿大待幾個月,研究達克和海達族人。他個子奇高,胡子也和米歇爾一樣任其瘋長。“你可以叫他海神,”米歇爾介紹阿蒂利道。“納沃納廣場有座雕像,就是他。”

嘉賓們到了。女人們穿著薄紗似的 Gucci裙子在冷風中顫抖著邊找座位。三點過後,安裝在回廊邊緣的音響中傳來一首英國民間音樂,男童唱詩班版的《斯卡伯樂美人》(Scarborough Fair)。照明燈開始在這座哥特式教堂的走廊中閃耀。隨後,一百多名穿著鑲著珠粒的高跟鞋、超高幫運動鞋或毛皮內襯的腳跟裸露的樂福鞋的模特(model們開始入場了。他們正踩著歷經幾個世紀風霜的光滑石板路,踏著平鋪著的宗教改革前逝去的僧侶們的墓碑,款款而來。在這個古裝劇為背景的情境中,如果不覺得怪異的話,你會覺得米歇爾的設計很眼熟。一件打褶藍色綢緞短裙,搭配一件同質料的矮短夾克;一件用藍綠色緞帶收邊的夾克,脖子處別著一個菊花形狀的領結。一件螺紋圖案的絲質長裙,配上一件提花短夾克和一雙鉚釘金屬藍的踝靴。模特(model穿戴的飾品也特別豐富,包包、框邊鏡、珠寶,應有盡有。不止一個模特(model用絲巾包住頭發,系在下巴處——這種實用性的風格有時頗受女王青睞。

整場時裝秀的設計靈感都是米歇爾從英倫風獲得的,但並不會看起來特別英式——盡管設計那件慵懶的英國國旗圖案的針織衫,是為了向將英國本土的怪異風格帶入時尚圈的英國設計師薇薇妮•沃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 )致敬。米歇爾的時裝秀是將對意大利人的奢侈品技藝的挖掘融入英國人的理念的幻想曲。偶爾,他的設計也會使得模特(model們顯得不倫不類,比如他推出的一些九十年代在夜店裡穿行的人才會穿的彩虹色鞋底的高水台運動鞋。《華爾街》(Wall Street Journal)雜誌的克裡斯提娜•賓克麗(Christina Binkley)曾在“Twitter”上調侃似的發表道:“就做你自己@guicci17:穿上你六年級時的衣服,配上一顆熨鬥熨過的心,再背一個@Etsy家的動物補丁包。”

盡管會有人嘲笑有些服裝略顯廉價而俗艷,但這場時裝秀依然會令人情不自禁愛上它。很多套裝都因極具特色而備受追捧,就像“溫德卡默”古董櫥櫃裡的物品一樣。當一名模特(model穿著一件繡著盤蛇的全貂皮(及踝)長款大衣走出來時,人群中傳來陣陣驚呼:貂皮大衣的開口處被染上了紅色,黑色和白色。突然,一則令嘉賓席炸開鍋的消息傳來——嘉賓們被示意可以將自己座位上的綠寶石色坐墊拿回家當禮物,這個消息立刻搶走了時裝秀本身的魅惑力。有幾位嘉賓則偷偷將安排給自己的貓或老鼠圖案的坐墊換成了更想要的蛇形刺繡圖案坐墊。

時裝秀的第二天,我在薩沃伊賓館的套房裡見到了米歇爾——這裡是古奇奧• Gucci早年的奢侈品培訓營。早上的頭幾個小時,米歇爾歇息了會兒,甚至去了皮卡迪利大街106號舉行的舞會都遲到了。這家舞場曾是某位格魯吉亞人的家宅,還曾作過私人會所。安妮•勒諾克斯(Annie Lennox)穿著奇裝異服,在彈鋼琴。米歇爾穿著運動衫牛仔褲,頭發散在肩上。米歇爾戴滿戒指的手上攥著一個套著龍形手機殼的iPhone。這個手機殼,是一位新加坡時尚雜誌編輯贈送的。本來是人家自用的,但被米歇爾那雙極具收藏癖的眼睛盯住後,不得已在采訪過程中摘下來送給了米歇爾。

“對這個手機殼來說,我年紀太大了。”米歇爾說。“但是今天我很確定拿著它在城裡轉悠時,我會很開心。”他還有工作要做——幾周後他還有個男裝成衣秀要布置——但他仍希望能偷點時間去邦德街附近那家他最心儀的古董店轉轉。

“這個就是我在那淘到的”,他伸出手指給我展示那枚英式的葬禮戒指。這枚戒指反面是用頭發編織的,並且鑽了一個骷髏頭似的孔,使其看起來像個望遠鏡。戒指的內側刻著一個日期:1695年2月。米歇爾推測這枚戒指慶祝的死者“應該是個士兵,或水手。”他問我“不漂亮嗎?英國人會慶祝死亡,我很喜歡這點。”

米歇爾收藏了不少葬禮用的戒指,他也曾在Instagram照片分享網頁上分享過一些。他的私人收藏已經成了公眾對他所重塑的 Gucci的想象的一部分。他告訴我他並不後悔喪失很多私人空間。“我認為,作為一名藝術家,最主要的就是去分享,讓人們思考你所分享的事物。”他說“分享並不會讓我感到不安。我的房子,我的生活,我的存在方式,對於我來說都是獨一無二的。”

接著,他提到自己對事物的觀察似乎越趨像他的父親:“我珍惜生命中的一切,因為你也知道,人生如夢。我們的確生活在這個地球上,但是不知還能活多久。所謂的明天是種幻想的概念。因此我想把這種幻想揉進我的生命中。”米歇爾想從英語中找個準確的詞來說服自己。“你怎麼看illudere(自欺)這個詞?是illuse(騙)自己嗎?給自己製造一種幻覺?”

我回答他,英語裡最接近的詞是“delusion”(錯覺,幻想),但這個詞含有貶義。米歇爾很驚訝。“意大利語中,我們認為那種美是你可以創造的——是你為自己的生活構建的夢想,”他說。“人們相信有些事情並不存在,比如魔術師(變的戲法),或巫師(的巫術),”他繼續說道:“過去的日子我一直在想,時尚的目的就是為了提供一種幻想。我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創造他的傑作,只要你會為了想要的生活努力。去構建你生命中的幻想吧——這是很美的事。”(原文鏈接 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7/09/19/guccis-renaissance-man )

 Gucci復活大師<Gucci之家>

GUCCI 相關推薦閱讀

  文章標題
2017年第一季Gucci度營收漲幅達到 15%,而一直在社交媒體上十分積極、但業績表現卻差強人意

2017年第一季Gucci度營收漲幅達到 15%,而一直在社交媒體上十分積極、但業績表現卻差強人意 奢侈品銷售正在復蘇,Gucci取得 20年來最強增長:奢侈品的銷售業績正在復蘇。根據剛剛公布的一波奢侈品集團財報,LVMH在 2017年第一季度營收漲幅達到 15%,而一直在社交媒體上十分積極、但業績表現卻差強人意的 Burberry也終於

戀愛中的倪妮衣品越發厲害了,然後楊冪的腰是不是粗了?

戀愛中的倪妮衣品越發厲害了,然後楊冪的腰是不是粗了? 追花少的時候,被井柏然倪妮的kiss塞了一嘴狗糧,沒辦法,兩個一樣好看一樣時尚的人在一起,只要同框就很美好了,何況還親親。據說有些粉絲因為這個事情,要脫粉井寶,我們千萬不要當這樣的“毒唯”,因為我們愛一個偶像,不是愛他的“單身”對不對,當偶

Gucci復活大師—裘裡奧•羅馬諾

Gucci復活大師—裘裡奧•羅馬諾 撰文:瑞貝卡•米德(Rebecca Mead)翻譯:布爾喬魚《東方歷史評價》微信公號:ohistory幾年前,從1920年代弗洛倫薩一家小皮貨經銷商起家的 Gucci,將設計總部搬到了位於羅馬的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阿博裡尼-齊齊亞波茨宮殿中,占據

Dior發表重磅消息: Angelababy(楊穎)將成為Dior中國區品牌大使

Dior發表重磅消息: Angelababy(楊穎)將成為Dior中國區品牌大使 辣媽復出首戰完勝 Angelababy成為 Dior中國區品牌大使 Breaking News!今天,Dior發表重磅消息:Angelababy(楊穎)將成為Dior中國區品牌大使,含成衣系列!所以baby也是小花裡面首個拿下藍血成衣代言

倪妮2017年4月20日北京機場街拍:她將 Gucci (Gucci)男士格紋長衫搭得閑適瀟灑

2017年4月20日,倪妮現身北京機場準備前往紐約參加蒂芙尼 (Tiffany & Co.)的活動。她將 Gucci (Gucci)男士格紋長衫搭得閑適瀟灑,如沐春風!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Gucci 讓這10件單品滿足你們泛濫的少女心,讓你們甜美到原地爆炸

Gucci 讓這10件單品滿足你們泛濫的少女心,讓你們甜美到原地爆炸 甜美的少女范兒在今年格外流行,正巧春夏之際,快點收起沉悶老氣的冬裝,該換青春甜美范兒上場了。今天的潮物大推薦裡,我們準備為大家推薦10件少女心爆棚的單品,讓你們甜美到原地爆炸。就等著原地爆炸吧Top1 Fendi Kan I包包Fendi繼

Gucci脫離當下思維去探索 “不再重復”與 “尚未發生”之間的模糊地帶,探索雌雄同體的未來世界!

Gucci脫離當下思維去探索 “不再重復”與 “尚未發生”之間的模糊地帶,探索雌雄同體的未來世界! Gucci新任創意總監亞歷山德羅·米歇爾以當代摩登都市為背景,脫離當下思維去探索 “不再重復”與 “尚未發生”之間的模糊地帶。雌雄同體、男女莫辨”似乎已成為這位新總監的個人設計標籤。圖片來自GoRunway/InDigital2015秋冬米

李宇春戴Gucci最新手錶 現身Gucci成都站巡展

李宇春戴Gucci最新手錶 現身Gucci成都站巡展 北京時間4月21日,Gucci手錶首飾巡展成都站正式打響,作為特別嘉賓亮相的李宇春,更是身具非凡意義。當天,她佩戴Gucci最新手錶和首飾彰顯個人魅力,獨樹一幟的風格,也是為展覽留下了精彩的一道風景線。另外,成都作為她的家鄉,也令她倍感親切

亞力山卓∙米開理首款香氛-傾心打造的香氛Gucci Bloom系列,並邀請三位形象大使出席

亞力山卓∙米開理首款香氛-傾心打造的香氛Gucci Bloom系列,並邀請三位形象大使出席 2017年5月2日, Gucci欣然推出首款由創作總監亞力山卓∙米開理(Alessandro Michele)所傾心打造的香氛Gucci Bloom系列,並邀請三位形象大使出席今晚於紐約舉辦的發表慶祝派對,包含著名演員達科塔∙約翰遜(Dakota

Gucci這套禁片,拍得真避孕

Gucci這套禁片,拍得真避孕 2:44Gucci Shades來自杜紹斐能看到最多明星的地方,除了電影節,就是時裝秀場。現如今明星模特(model代言時尚大牌已經見怪不怪,比如每年一度的維密大秀,把這個女性內衣產品展變成時裝界的歌舞晚會。但身為時尚品牌中的扛把子,Gucci 201

買家開箱評價,也歡迎您對商品給予評論(共0條評論)

  •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總計 0 個記錄,共 1 頁。 第一頁 上一頁 下一頁 最末頁
用戶名: 匿名用戶
E-mail:
評價等級: 1個讚 2個讚 3個讚 4個讚 5個讚
評論內容:
支持台灣各大銀行信用卡刷卡及webATM
榮獲線上安全網站,放心購物